二、宝宝B是甜的/被舌头喷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“洗过了,快点……”

兰斯追着他的唇索吻,灵活的指尖向下探去轻易解开闻其咎的衣裤,掏出热腾腾的性器爱抚揉搓。

已经能闻到淡雅稀薄的鸢尾花,闻其咎想起什么,一把推开兰斯走向窗边,关窗之前将窗台的一盆鸢尾花一起扔下了楼。

兰斯已经急迫地追了过来,不过几步路就扯开了威严的帝国军装,拨开落在胸前的长发凶神恶煞蹲下身,金发柔软落在木质地板。

他作势要口,闻其咎诧异之余还记得正事,连忙拉起兰斯翻来覆去查看他身上:“等等、你带药了没有,身上痒不痒?”

“我又不是纸扎的,废话真多你是不是不行了?”

闻其咎下意识的关心多少让兰斯气顺一些,他冷着脸任由闻其咎把他转过来转过去,确认他没有过敏迹象才一把抱着兰斯,把他放上窗前的书桌:“知道吃药就好,花粉过敏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。”

他偶尔会在这里做些手工,此时散乱的工具被他随手拂开,兰斯看着叮咣作响的零件,没有一个认识的,又开始不高兴起来。

闻其咎抬手脱了上衣露出精壮的胸膛,这半年来被晒黑了些,少了几分和兰斯在首都被养出来的白皙精致。

但凡看到他身上一边变化,兰斯都会不甘地发狂,一口气咽不下去又不知如何宣泄,最后抬脚踩在闻其咎肩头红着眼咬碎了牙:“给我舔。”

他觉得这是对闻其咎的羞辱,军靴上冰冷的长流苏碰撞着打在闻其咎身上,迅速溅起一道暧昧的红痕,兰斯动作一僵,首先心疼的又是他自己。

闻其咎不觉得有什么,给他舔的次数多了去,不差这一次半次的,当即弯着眉眼哄他,握上兰斯的脚踝轻吻:“宝宝别急,老公给你舔小逼,用你小鸡巴操我的嘴。”

他抬眼蛊惑兰斯,熟稔脱下他煞气十足的军靴长裤,架着兰斯的双腿拉在自己身前。

兰斯抿着唇别过脸去一言不发,粉嫩秀气的性器颤巍巍立了起来,闻其咎爱恋含入口中吮吸,抬眼观察兰斯的反应。

性器敏感至极不过被吮吸几次就吐出清液,兰斯察觉到之后颤着腰想躲,撑着手臂向后拧过身子,半年无人问津的身体一时不能适应。

“脏……”他沙哑着嗓子试探闻其咎,也嫌弃自己不争气的身体,还没挣脱就被闻其咎掰着身子吻上,他勾着兰斯的舌尖挑拨:“宝宝不脏,你尝尝是甜的。”

嘴里有微腥的咸味,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苦瓜柠檬茶 甜品判官打分中 联姻老攻为何那样 感官失序 重生新婚夜,首长小媳妇带崽跑了 顶配替身 风雪不归人 不想泡茶,只想泡你 笨蛋夫妻 我家的植物成精了[种田] 被退养后的日常 娶个邪祟当老婆 厉爷的小祖宗谁碰谁倒霉 擒获一只班长大人 机甲师与狼茸茸_莫千年【完结】 梦醒时分(兄妹,H) 爱上霸道总裁(H) 受伤后发现全家都是大佬_哆啦A洛【完结】 女扮男装,就地成婚 小炮灰在娃综爆红_骑熊上京【完结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