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十一、终章(下/下部)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从就任第一年,他瘦得最严重的时候,收到闻其咎寄来的带有地标的纪念品娃娃时,他就知道了,闻其咎会等他的。

从那以后他开始单方面骚扰闻其咎,寄的最多的是婚戒,其他书信,纪念品,总统府随处可见的卡片,想到什么就一定要给闻其咎看,哪怕他再也没有回应过。

他肯定他收到了。

而且。

他更加得意,恢复了几分骄矜的耀武扬威:“而且我知道你从什么时候,开始怕我的了。”

闻其咎伸手拉他,不屑反驳:“我什么时候也没怕过你。”

“你有,你怕你不敢离开我,怕你栽了,栽在我手上。”

他伸手握上闻其咎递来的手,却并非站起来,而是用力一拽,将没有防备的闻其咎也拽了下来,两个人滚在一团,一起灰头土脸。

而后顺势上移,抱着腰不撒手:“我很久以后才想明白,为什么你当初决定跟我回帝星的时候,会这么反常。”

“因为你想走,但是又怕你离开之后我真的出事了,你同样舍不得。”

所以闻其咎很反常的生气了,甚至露出破绽,不再旖旎地叫他宝宝,反而轻飘飘拉长音调,嘴角不自觉往上勾,两个字拐三个弯地叫他宝贝。

是在不耐烦地调侃他罢了。

他知道闻其咎能听懂,于是没头没尾道:“你在回程船上的时候没把握,不确定有没有合适的办法离开,所以就连哄我的兴趣都小了。”

“但是你从劳尔那里回来后,你又有办法了,你想让我做总统,这样我在任上的时候不能追着你,也不能自暴自弃,这样对你好极了,所以你放下心来,回来后又开始叫我宝宝,因为我对你没威胁了,是吗。”

被戳穿,闻其咎底气不太足,他被抱着不方便起来,于是干脆放弃,提着一缕头发打量发丝切面。

才及肩长,尾梢长短不一,被随手束在脑后懒洋洋耷拉着,此时大半都散落垂在脸上,更衬得一张脸尖且小,实在没什么气势。

说到最后兰斯声音已经发闷,他贴在闻其咎怀里忽然问:“你明天要做什么。”

三年时间,总能找到明天想做的吧。

闻其咎听出他的言外之意,沉默一瞬后拉着他从地面离开:“原本要去看海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兰斯顺着力度站起来,为了让自己没那么手足无措,拍了拍身上的土来掩盖,低着头道:“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苦瓜柠檬茶 甜品判官打分中 联姻老攻为何那样 感官失序 重生新婚夜,首长小媳妇带崽跑了 顶配替身 风雪不归人 不想泡茶,只想泡你 笨蛋夫妻 我家的植物成精了[种田] 被退养后的日常 娶个邪祟当老婆 厉爷的小祖宗谁碰谁倒霉 擒获一只班长大人 机甲师与狼茸茸_莫千年【完结】 梦醒时分(兄妹,H) 爱上霸道总裁(H) 受伤后发现全家都是大佬_哆啦A洛【完结】 女扮男装,就地成婚 小炮灰在娃综爆红_骑熊上京【完结】